趕印網 > 行業新聞 > 3獲國家科學技術獎:不忘初心的制漿造紙“追夢人”

3獲國家科學技術獎:不忘初心的制漿造紙“追夢人”

趕印網 2019-07-29 閱讀:45
摘要:造紙行業在國家科學技術獎上出鏡的機會并不多見。然而,齊魯工業大學校長陳嘉川以及他的研發團隊分別在2005年、2
造紙行業在國家科學技術獎上“出鏡”的機會并不多見。然而,齊魯工業大學校長陳嘉川以及他的研發團隊分別在2005年、2006年和2015年,3次榮獲國家科學技術獎,讓人們記住了齊魯工業大學、記住了陳嘉川。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那么,陳嘉川是如何攻克難關,站在我國造紙行業科技的最前沿?他又會選擇什么“創新工具”去探索造紙行業的未來? 不忘初心的制漿造紙“追夢人” “技術進步才是生產力和經濟增長的最終源泉”,這對于任何經濟體來說都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就造紙行業而言,更是如此。 1982年畢業于山東輕工業學院制漿造紙工程專業并留校工作的陳嘉川,懷揣著對科研的熱忱,一干就是34年。從教師到校長,堅守在科研的戰線上,不忘初心。 科研路上不停腳步 2005年,“草漿的生物預漂白和酶法改性技術”項目獲得當年度國家技術進步獎二等獎,陳嘉川作為項目負責人出席了獎勵大會。 2006年,“廢紙生產低定量高級彩印新聞紙”項目獲得當年度國家技術進步獎二等獎,陳嘉川是項目主要完成人(第三位)。 2015年,陳嘉川作為第一完成人的“速生闊葉材制漿造紙過程酶催化關鍵技術及應用”項目,一舉拿下國家科技發明二等獎。 陳嘉川說:“‘速生闊葉材制漿造紙過程酶催化關鍵技術及應用’項目從2000年開始研究到2015獲獎,歷經15年,而此前兩度獲獎的成果,從選題到最終獲獎也都經歷了10年以上的時間。” 那么,攻克科研路上的重重關卡需要具備哪些基本要素?陳嘉川認為,“遠見、協同、人才、恒心”這4點一個都不能少。 陳嘉川對這4點進行了詳細的詮釋:“一是要有遠見,選題要前瞻性地把握產業的發展方向;二是要做好產學研協同創新,如果研發與生產脫節,勢必會造成大量研發成果難以實現轉化,而這樣的研發成果實際是研發資源的浪費,只有選題與生產緊密聯系,才能有‘接地氣’的研究成果;三是要有人才,造紙行業的健康、持續發展離不開人才力量的推動,而提高行業人才培養的數量和質量是當務之急;四是要有恒心,任何一項課題沒有幾年甚至是十幾年反復的實驗室實驗、中試、應用推廣的過程,是不可能有經得起考驗的科技成果的。” 作為一校之長,科研已不在考核范圍之內,但陳嘉川依然堅守在科研戰線上,以自身在科研工作上的優勢,為學校的年輕教師創造條件,帶動學科的整體進步。自他2003年擔任校長以來,學校的科研經費更是年年增長上臺階,從原來的每年幾百萬元增加到現在的幾千萬元。 全面升級制漿造紙專業 2014年,《山東造紙產業轉型升級實施方案》的發布關系到全省造紙行業未來發展方向的定調。 在陳嘉川看來,這是一次絕好的契機,要順勢而為結合專業自身情況積極進行研討和調研。基于助力造紙產業面臨的結構調整、轉型升級的思路,除了科學研究方面之外,從隊伍建設和人才培養、條件建設、交流與開放、成果轉化與服務行業等全面入手,使學校制漿造紙專業全面升級。 陳嘉川說,人才一直是行業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量,特別是對于正處在深度調整轉型期的造紙行業,更需要人才力量的驅動。為此,學校做了很多工作,如牽頭引進支持制漿造紙領域國內外的高層次人才3人,大力開展專業骨干教師培養計劃等,為推動本專業持續創新、造紙產業轉型升級提供了強有力的人才支撐,同時堅持走產學研合作培養人才的模式,增加學生在企業學習的時間和強化學生動手能力的培養。 考慮到實際情況,學校及時改造實驗室公共平臺建設,進一步優化實驗室資源配置,為學校教學科研、企業技術裝備提供了良好的硬件資源支持,并且積極與省造紙研究院合作,共建中試實驗室,極大地提升了制漿造紙專業的服務行業進行產學研對接的能力。 “在交流與開放方面,采取‘請進來’和‘走出去’兩條腿走路的策略,一方面,邀請本領域內國內外高校和企業的知名專家來校進行學術交流,開闊本專業教師的思路和眼界的同時,也提高學校知名度;另一方面,創造機會讓教師‘走出去’,鼓勵骨干教師參與兄弟院校和企業的科研項目,通過交流在實踐中提升服務行業的能力。”陳嘉川說。 對于科技成果轉化難的癥結,陳嘉川認為,成果轉化最終是要服務于行業。我們針對國產木材原料存在的關鍵共性問題,通過生物、化學和物理等技術改革制漿技術,開發紙基新材料,實現國產木材資源的高效高值利用。根據造紙行業發展的需求和瓶頸問題,開發高效、環保的造紙化學品,為提高產品質量、優化生產過程提供支持。基于造紙產業轉型升級中的產品結構調整的需求,開發新型的紙基功能材料新產品和關鍵裝備具有重要的實踐意義。 專注生物質精煉發展 近幾年,我國乃至全球造紙行業均進入了發展緩慢甚至是停滯期,市場低迷、需求不旺,造紙及其相關企業經營陷入困境,效益下降等局面成為困擾全球造紙行業的難題。 上游原材料、能源等成本居高不下,下游產品市場紙價提升阻力重重,使得中間的造紙企業兩頭受擠壓。陳嘉川認為,解決造紙行業目前問題的關鍵是突破傳統的盈利模式,尋找新的贏利點。化石基經濟未來遲早要讓位于生物基經濟,造紙工業作為生物質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可持續性發展的特點。 陳嘉川說,以生物煉制為基礎的林產化工集成工業已經成為學術界基本認同的傳統制漿造紙工廠未來發展的出路,很多的研究也證明了紙漿造紙企業是生物煉制最好的平臺,而生物煉制也將成為制漿造紙企業最好的延伸。未來造紙行業在充分利用產品多樣性(包括紙漿、熱和能、生物燃料及化學品)的基礎上,利潤回報率會有明顯提升。 生物煉制研究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是生物技術在造紙方面的應用,也是陳嘉川團隊前期重點進行的研究;另一方面是生物質精煉,纖維素、半纖維素、木素三大組分的分離、利用和轉化。其中,重點在于三大組分的分離,包括制漿前的半纖維素抽提與相關的精煉;制漿后的木素分離及相關精煉;廢棄物的加工及相關精煉。 “未來,我們的研究團隊將為我國造紙工業的生物質精煉發展注入力量。” 陳嘉川堅定地說。 造紙行業在國家科學技術獎上“出鏡”的機會并不多見。然而,齊魯工業大學校長陳嘉川以及他的研發團隊分別在2005年、2006年和2015年,3次榮獲國家科學技術獎,讓人們記住了齊魯工業大學、記住了陳嘉川。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陳嘉川是如何攻克難關,站在我國造紙行業科技的最前沿?他又會選擇什么“創新工具”去探索造紙行業的未來?
本文鏈接:http://www.jqhgzk.tw/article-16907.html 想了解更多的3獲國家科學技術獎:不忘初心的制漿造紙“追夢人”的相關文章,請關注趕印網。

相關商品

另版大刀彩霸王